在线客服
经纪会员群
官方微信
行业新闻

集邮出路在何方:邮商

2017-10-09 09:05:48

正确认识邮商在集邮活动中的重要地位,直接决定了集邮出路在何方。没有了大大小小的邮商的“蓄水池”作用,在今天的发行模式下,发行量等于库存量的尴尬现实,决定了邮票发行当天即打折的残酷现实。

邮商,绝不是一个贬义词,邮商有他存在的历史必然性,更有他存在的客观性和合理性。邮商在中国大概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从第一枚邮票发行到解放前。那个时候的邮商很多都是邮识丰富的集邮者,比较著名的有张承慧、李惠堂、朱世杰、李开定、魏叔彝等人,他们中间以交换出售外国邮票和实寄封为主,还有不少民国邮票,他们集邮过程中时交换出售收藏兼而有之,也许这就是最早的以藏养藏吧。

第二个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到“文革”时期。这个时候的邮商以出售东欧国家、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和地区的邮票和实寄封为主,兼营少量新中国邮票。那个时候,中国集邮总公司还有不少盖销票专门出售给青少年集邮者为主的集邮爱好者,为培养整个社会的集邮兴趣爱好起到了重要作用。

需要说明的是“文革”期间众所周知的原因,集邮活动作为资本主义的闲情逸致,被“封杀”和取缔。广大集邮爱好者的藏品被“红卫兵”付之一炬,多少珍贵的邮品化为灰烬。除了换取外汇的实际需要,中国集邮总公司还坚持给社会主义国家、日本等国家地区集邮爱好者、官方集邮协会提供首日封、邮票业务外,集邮活动在中国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

第三个阶段是改革开放后至2000年。伴随着“文革”的结束,集邮活动如同雨后春笋在全国各地纷纷焕发了“第二春”,北京月坛、上海卢工、西安尚朴路等大量自发形成的集邮交易场所,三三两两的集邮者利用周末交换着自己的藏品,诞生了改革开放后第一代邮商。

八九十年代,大量的资金涌入,在邮市上攫取了“第一桶金”的邮商不少已经成为专职邮商,纷纷增大了投资规模,伴随着八九年邮市的辉煌和泡沫破灭,给广大集邮爱好者和邮商一起上了一堂结结实实的市场经济课。

第四个阶段是2000年至今。改革开放后第一代邮商在攫取了“第一桶金”,迈进了万元户的行列后,不少“金盆洗手”,转战其他收藏市场。还有的成为“邮商”世家,诞生了“第二代”、“第三代”邮商。经营的规模和品类不断扩大,从最初单一的邮票,发展成为邮币卡为核心的邮票、钱币、电话卡三大支柱,还有的少数邮商兼营粮票、连环画、火花、站台票等。亦有不少邮商转战电子盘市场,伴随着电子盘的涨跌起起落落自己的人生。

今天,集邮活动已经越来越同经济发展相互交融在一起,成为资本市场一种衍生的投资品种,集邮不想发财那是假话,人人发财那是鬼话。

邮商在集邮活动中起到的作用如同四两拔千斤,牵一发而动全局。邮市火爆,邮商加大投资,制造热点、炒作“噱头”,拉高整个邮市的泡沫,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来参与和“接棒”。

邮市低迷情况下,邮商们不计成本的夺路狂逃,加剧了整个邮市的恐慌情绪,放大了负面效应。导致打折票满天飞,集邮者保值增值的目的成为泡影,邮商的“双刃剑”由此可见一斑。

邮商同集邮者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他们是伴随着集邮活动的发展而发展,邮市的火爆有他们的功劳,邮市的低迷,他们也有苦衷。左右邮市的不是邮商,而是发行量和发行机制。如果没有邮商预定和收购,进行二次“拦截”,大量的邮品直接上市,巨大的冲击量和破坏力远远大于市场承受能力。

对邮商,要一分为二看待,鼓励积极的,传递正能量,揭露和谴责极少数造假收假、以次充好等负面行为,共同维护集邮活动,一起打造一个健康和谐的集邮大环境,为集邮活动深入持久的开展提供健康的交投环境。

(来源:方寸邮缘)